文學書館

與靈魂結伴而行 ——納西族傳統婚俗巡禮

來源:王德炯 和衛芳時間:2019-11-26 11:41:00

(一)

      上蒼格外垂青玉龍山下、金沙江畔這片熱土,這里山水婀娜多姿,各民族婚俗異彩紛呈——這里被中外專家、學者稱譽為“人類婚姻博物館”、“婚姻自由王國”。如果把這里比作一個各民族婚俗文化的大花園,那么納西族傳統婚俗就是其中最艷麗的一枝奇葩;如果說得更貼切一些,納西族傳統婚俗則無疑是天生麗江這片高天厚土傾情奉獻給全人類的最好最美的禮物。

      千百年來,納西族傳統婚俗在麗江多元民族文化的沉淀提純中,程式化地保留在納西族社會生活中,細膩地演繹著人與人、人與自然的詮釋和理解,表達著眾親人的祝福,新生命的祈盼,是堅貞愛情的誓言,家庭社會責任的承諾。以納西族東巴婚禮、摩梭人阿夏走婚制為主線的納西族傳統婚俗,不但是中華民俗文化中的瑰寶,也是世界民俗文化中的瑰寶——它凝結著深厚的民族精神、民族情感永不枯竭的文化血脈,它是標志著民族認同和聯結民族情感的紅絲紐帶,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化戰略資源,是納西先民遺留給后人急待開發的文化富礦。

      以納西族東巴婚禮、摩梭人阿夏走婚制為主線的納西族傳統婚俗,與納西族的生存發展史相依相存、生生不息,從遠古部落的遷徙、民族的分化融合、周武伐紂、秦漢開疆,到唐宋風華、元征大理、明清興衰等等,都自有它不朽演繹的蹤跡可尋。清雍正初年改土歸流后,納西族的婚姻形態和習俗發生了劇變,漢族傳統的包辦婚姻、男尊女卑、三從四德等觀念與納西族傳統婚姻觀念發生了激烈沖突,搶婚(主要以經濟條件因素引起)、逃婚、跑婚(爭取自由婚戀的一般方式)、殉情(反抗封建婚姻和對人性、愛情追求的極端方式)等現象的大量發生,就是這種文化沖突的表現。而漢文化滲透較少的地區很少有這種類似情況發生,由此帶來的婚姻形態和觀念也各有不同。雖然今天人們不宜再提倡納西族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那種“不自由、毋寧死”的類似殉情悲劇,但它又以一種靈魂至上、生死不渝的愛情絕唱——一種納西族固有的特殊文化形態而被永久載入史冊。

      納西族傳統婚俗作為一種文化形態,即使在同處西部方言區的麗江,江邊與山區,山區與壩區,與白族雜居的壩區與納西族聚居的壩區也是不同的。值得慶幸的是,直到20世紀40—50年代,有東巴參與的納西族傳統婚禮,仍一直在麗江的許多邊遠山區頑強地存活著,并不走樣地保留了下來;摩梭人走婚制習俗,連同伴隨它的“花樓戀歌”絕響一道,也仍在瀘沽湖女兒國頑強地存活著,并不走樣的保留了下來——作為麗江迄今為止兩項極為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即使在當今改革開放年代的文化旅游大潮中,仍以其“紅袖添香、風情萬種”的無窮魅力特色,成為無數中外游客及本地民眾趨之若鶩的文化品牌、文化名片。

(二)

      以“董模”(規矩)為主線貫穿始終的納西傳統婚俗,以納西族東巴婚禮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意義——其內容涵蓋了求親、訂親、聘禮和嫁妝,以及迎親、送親、開門、拜堂、待客、索鑰匙、鬧洞房、送別送親者、回門等婚禮全過程,每一項儀式都有一套約定俗成的“董模”(規矩),而每一個“董模”的產生,都有它的“汁卓”(出處來歷),如同納西族學者黃乃鎮先生所言:“生于斯、長于斯,在麗江納西文化的熏陶下成長,在不能逾越的規矩里生活,身上刻著納西民族的烙印”?;槎Y亦如此,無論是嫁女還是結親,都是家族親友、村寨鄰里的大事,因而都需要有兩個特定的要素貫穿其中:一是作為經文,要有東巴祭師在莊嚴的儀式上吟誦;二是作為民間歌謠,要有歌手們在婚禮上吟唱。辦喜事,舉行婚禮,納西古語又叫“素酷”,“素”在東巴古籍中一般翻譯為“家神”或“生命神”,“素酷”就是迎請“家神”或“生命神”的儀式,它是納西傳統婚俗東巴婚禮中的重要內容,其核心定義為迎接活力與生機。在數以千卷計的納西族象形文字東巴古籍中,“素酷”類的經書就有二、三十種,尚未包括通用于各種儀式的經書十余種,這些都是在納西族古婚禮中舉行各種儀式時必須吟誦的經書,是世界記憶遺產東巴古籍的重要組成部分。被稱為“民間智者”的東巴,在納西族舉行婚禮的整個過程中,扮演著經師、祭司、卜師、主持人和指導者等角色?;槎Y中要有歡歌起舞、主賓唱和。如訂親時有女方主人與男媒人對唱的《訂婚歌》,迎親時有東巴與男媒人對唱的《開門歌》,送親時有女方主人唱的《哭嫁歌》,東巴吟誦的《送新娘歌》經,舉行婚禮時祭拜家神并行涂圣油(罷麻罷,又叫朵古麻金)儀式,東巴誦《涂圣油來歷》和《尋靈藥》經文,并與男媒人對唱《吉祥歌》;婚宴席間,有東巴吟唱的《?;楦琛返鹊?。納西族東巴婚禮,在一直沿襲求親、訂親、舉辦婚禮等程序基礎上,也講究吉日良辰:擇日訂親后,男方要向女方行“送小酒”(日敬崩)、“送大酒”(日迪崩)等禮,到了端午、中秋、冬至、春節都要向女方家送禮,俗稱“三節禮”、“四節禮”,其中酒、米、糖、茶是必不可少的要件;擇日結婚時,女方要備好嫁妝,男方則要向女方家“過禮”;舉行婚禮時,新娘要祭拜祖先,含淚告別父母親友;婚后第二天,新郎新娘要回到女方家中(帶上酒、米、糖、茶等),俗稱“回門”。如今,作為傳承保護非遺項目的納西婚俗東巴婚禮,已由麗江喜鶴民俗文化公司等一些文化企業成功推向了市場——它在實際運作中最大限度刪減了東巴婚禮中原有的繁瑣環節,最大化保留了東巴儀式中的內核環節,如涂圣油(罷麻罷)、迎素神、祈福(素展柱)、心靈之約(拴五行線)等儀式,并融入了相應的現代時尚元素,使其在不斷探索、改進與創新的實踐中,煥發出新的生機活力,成為麗江民俗文化旅游、打造世界文化名市中不可忽缺的一道靚麗風景線。納西婚俗東巴婚禮歷史上一直盛行于麗江市古城區、玉龍縣的邊遠山區、江邊一帶。其區域多為金沙江環繞、玉龍雪山聳峙,山高谷深,交通封閉,使納西族東巴婚禮這一古老民俗文化,在這里得到傳承和弘揚——這實際上也應了“民族文化是順著江河傳播”的這句話。2008年以來,經過重新挖掘、整理、改進、創新的納西族東巴婚禮,以成功推向市場為標志,開始持續在古城區、玉龍縣中心城區及周邊鄉鎮得到傳承展示、保護開發,從而實現了納西族東巴婚禮從產生于鄉野,到開花結果于城鎮的根本轉變。筆者實地采訪了經常為東巴婚禮做各種儀式的老東巴和國偉,現將一些相關儀式上吟誦的內容整理于后。

東巴婚禮儀式——
涂圣油(罷麻罷)儀式


      遠古時候,崇忍利恩天上下來之時,什么東西都帶下來了,只有生命神的“罷麻”沒有帶上;襯紅褒白命從天上下來之時,什么東西都帶下來了,唯獨“罷麻”沒有帶上。能干的男人有靈魂,卻不會表白;駿馬只象兔子一樣大,但不會奔馳;獵狗只象松鼠一樣大,但不會狩獵;崇忍利恩帶著天狗,到高山峻嶺上,遇到天女美古可及九壽命。天女說:“有蹄不會老不會死的神獸在那里”。美古可及九壽命在擠奶,在金銀做的桶里擠奶,一個早上擠下來有三桶,三早上有九桶,九桶又混合,做成一餅圣油。東方祭師(夠撐撐崩)來了,用長壽之手“罷”新娘,南方祭司(勝日米公)用長壽之手“罷”新娘,西方祭司(納什叢陸)用長壽之手“罷”新娘新郎,北方祭師(古色可巴)用長壽之手“罷”一下,天地中央祭師(鎖余祭古)用長壽之手“罷”一下。一罷罷新郎家父與子,父與子同時健康長壽之意;一罷罷新郎之母,母與女兒健康長壽之意,一罷罷新郎家神簍,家神吉祥完美無缺,一罷罷頂天柱頭上,把天牢牢頂住,一罷罷天柱根部,把地穩穩撐??;一罷罷三腳鐵火塘,火塘之火永不熄滅,火塘之水永不干涸;一罷罷火塘邊蔑席床上,白天家中的男主人心想事成,晚上婦女們夢想成真,一罷罷祖房門上,白天不叫生靈跑到外面,晚上不叫鬼怪進門;晚上門關上,白天門開起;一罷罷生命神,望家中生靈白天不闖仇人之地,晚上不去魔怪之地,不去妖霧彌漫之地。讓所有吉祥的事物都來與家神團聚,所有勝利的事情回來與家神團聚。祝愿家神來保佑全家一切,愿家人長壽、平安、幸福。

迎素神(素酷)儀式

      天空布滿星,星光今夜燦;地上長青草,青草今日綠;東方出太陽,太陽今日暖;夜晚出月亮,月光今夜明。北方白土坡下的拉薩地方,藏族人善計年,年成今年好;南方的“日饒滿”地方,白族善計月,月份本月佳;能人匯集的中間地段,納西善計日,日子今天吉;今天是天朗、年豐、星亮、日暖、月明的好日子。  

      遠古時候,不會說祝辭,在主人家迎請素神,喜結良緣的這一天,上面的天與下面的地結緣;天與地之間,白鶴做媒人。象天空白云一樣的馬駒喲,套上白銀的籠頭,拴在地上,用它來做結婚的禮物。天與地結緣,地上黑色的小公牛,穿上金黃的鼻環,拴在天際邊,用它來做結婚的禮物。天也高興了,天空高又廣;大地滿意了,大地寬又闊。天邊布滿晶瑩的星星,地上長滿翠綠的青草。美好的姻緣,有喜有吉,有福有壽,天地長久了。

祈福(素展柱)儀式

      不向家神祈禱,姻緣不會長久;不向家神祈禱,姻緣不會美滿。愿家神把滿天繁星的福氣賜給新人吧,愿家神把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的福氣賜給新人吧;愿東方祭司把象征長壽的白海螺賜給新人吧,愿南方祭司把象征貴重的玉佩賜給新人吧,愿西方祭司把象征平安的珍珠賜給新人吧,愿北方祭司把象征富有的黃金賜給新人吧,愿天地中央祭司把象征吉祥的瑪瑙賜給新人吧;愿五谷之神把天地間裝不盡的大米賜給新人吧,愿家神保佑新人白頭到老、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心靈之約(拴五行線)儀式

      東巴將代表日、月、星、辰,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線給一對新人拴上,寓意著兩性結合、生兒育女、家庭和睦、新郎新娘永遠成雙成對,象天空和大地,太陽和月亮永不分離;五行線把新人融為一體,納西民間有流傳,雪山六座峰,雪峰和翠柏,太陽照白雪,白雪化成水,清風吹翠柏,翠柏化成魚,雪水往下流,魚兒順水游;水要魚,魚要水,魚水不分離,新郎新娘如同魚和水,相親又相愛,白頭到老不分離,祝愿新人喜結良緣,百年好合,象玉龍雪山千年不化,象金沙江水萬古長流。

(三)

      納西傳統婚俗和其它民族的婚俗一樣,也經歷了從群婚制——對偶婚——專偶婚這一漫長的歷史過程。對偶婚即一對男女組成相對固定的配偶,在固定配偶之外,兩人還有各自的異性伴侶;專偶婚則是以一夫一妻制為主的現代婚姻形態。東巴象形文字表示的“一家人”很有意思:一所房子內畫著一男一女,即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組成一個家庭。東巴經里常以一夫一妻制家庭作為對人類婚姻愛情的價值判斷標準,凡是超出這一標準的另類婚姻,都在“除穢”之列。這一標準也體現在東巴古籍中記載的納西族祖先,大多都有自己固定的配偶。例如高勒趣娶金命金茲為妻,并生育四個兒子,即束、葉、禾、梅,四個兒子又發展成為納西族四個支系的神話,恰恰說明了人類社會進入專偶婚形態以來的顯著特點。從專偶婚到現在,雖然又經歷了包辦婚姻與一夫一妻、一夫多妻并存等等這樣一些漫長的歷史演變,但一夫一妻制這一婚姻家庭形態,最終還是以國家法律的手段固化了下來。

      時光可以流逝,歲月可以更迭,但人類記憶卻難以磨滅——無論怎樣演變,過去“群婚”的印記,依然到20世紀50—60年代、70年代以前仍隨處可尋:納西族青年男女在談戀愛時,一群男青年站在一邊,一群女青年站在另一邊,中間相隔一條河溝或一蓬灌木,以集體對歌,唱“時本”(調子)來談戀愛。這種現象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人類早期的氏族外婚,其表現為一個集團的男子與另一個集團女子的集體相互通婚,因而也稱之“群婚”。這種氏族外婚即“群婚”的形態,在東巴古籍《大祭風•魯班魯饒》中亦有記載:“青年男女們,在紹閣牦魯溫村里營建房屋居住著。在勒可牦魯堆地方開辟地居住著。夜間,竊竊私語意綿綿,早上,笑逐顏開樂呵呵……”。人們在直到20世紀50—60年代、70年代以前可經常見到的情形是,凡是時逢禮拜六、禮拜天,或是逢年過節,不論在四方街、電影院外,或是其它一些公共場所內,都不約而同集聚了成群的男女青年,他們在四方街等處集中打跳或唱跳“阿麗哩”后,就會分群找到幽深小巷鋪子前,或是玉水河上的各個石拱橋上進行“時本”對唱,其曲譜大多是大同小異的,只是唱詞是因人而異、即興發揮的。唱到意深情濃處,正是萬家燈火逐漸黯淡時。青年男女各自相約意中人互吐衷腸,進入初戀階段。那個年代的麗江古城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集體戀愛之城,似乎古城從來就是為青年男女談戀愛而準備的。

      打上過去“群婚”的印記,即以集體對歌、對調子來談戀愛,并以此作為進入婚姻家庭始發地而收獲了甜蜜愛情的案例,在麗江古城周邊的白族姑娘小伙中也屢見不鮮:一到禮拜六、禮拜天,或是逢年過節,他們常常會相約成群到麗江古城集體談戀愛。三眼井旁常常是白族姑娘們最早到達的地方。她們常常是天還未亮,就開始從家出發,到達古城三眼井旁,也只是太陽剛出山時分。那時古城人有早起到三眼井擔水的習慣,人們常會見到被稱之“小白兔”的白族姑娘們,她們往往乘人不注意時隨手撕下一小塊人家門上的對聯紅紙,在三眼井處以井作鏡在臉上嘴唇上涂抹來妝扮自己?,F在回想來,方覺在那個物質條件貧乏的年代里,麗江白族姑娘們依然不減愛美之心。那時也有用家里賣雞蛋錢換了一小面小圓鏡的,陪著其他姐妹們來到三眼井旁。白天,她們穿梭于大街小巷購買自己心愛的東西。一到“月上柳梢頭”時分,穿著自己民族盛裝的白族姑娘小伙,就會三五成群來到他們各自心目中的“老地方”,這樣的“老地方”不再是昔時鄉村大道旁、小徑上、樹叢中、小溪旁、田埂頭,而是換作有“小橋流水人家”的鬧市古城了。大隱隱于市,白族姑娘小伙們的“伊呀妹”曲調,早已融入了納西時本調、谷氣調、喂蒙達、阿麗哩的此起彼落中,等到夜深人靜時,他們一如附近鄉村來的納西族青年男女,相約著各自有“眼緣”、“心緣”的另一半,淹沒在了古城各條大街小巷里、關門歇業后的小鋪子角落,一夜睡意全無,一夜卿卿我我,直到第二天雞鳴天曉,方才成雙成對離開……許多年老的納西人、白族人,至今在記憶中還保留著他們年輕時候對唱山歌集體談戀愛的美好時光——這一跨越時空的經典時光,至今已成為他們這一代人怎么也割舍不斷、揮之不去的美麗鄉愁,成為他們這一代人婚姻愛情之夢開始的甜蜜港灣!

      打上過去“群婚”印記的婚俗,也穿插在了納西人的新房布置上。直到20世紀80年代以前,不少納西人在子女結婚時新床要設兩張,女床設在內室,男床設在外室,男女床分設在兩間靠近的房子里。本來讓男女圓房的婚姻,卻以男女分開的形式布置新房。有人說這是納西族崇尚“害羞文化”之故,但從實質看來應當還是群婚時期的文化遺存。

      時至今日,沿襲至20世紀50年代——80年代前的“群婚”遺存,已離人們漸行漸遠,只能在一些傳統文化傳承演繹的舞臺上看到它虛無縹渺的身影了。

(四)

      納西人在婚后第二天的安排,也充滿著濃郁的生活情趣——婚禮第二天的“回門”,也是整個婚禮儀式過程中的壓軸環節。這一天,新郎要帶上酒、米、糖、茶等禮品,陪同新娘回到其娘家,與娘家人一道團圓聚會、互吐衷腸。過去在婚后第二天,還有上街購物習俗,相傳古時有對新人上街購物,婆婆沒有給他們足夠的錢,卻讓他們買回來一輩子吃不完、家里放不下的兩樣東西,借此來考驗新娘是否有持家能力。新娘買回來一把韭菜及一束松明子,婆婆問及原因,新娘說,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一輩子也吃不完;松明子點燃后,火光可以照亮屋里屋外,家里是放不下的。婆婆心悅誠服,從此對兒媳另眼相待。這一習俗一直沿襲至今、綿延不絕。

(五)

      納西傳統婚俗中的“董模”(規矩),既包括了哪些“可以為”、“必須為”的內容,同時也包括了哪些“不可為”、“禁止為”的內容,這就是納西婚俗中的禁忌。

      過去納西族締結婚姻的最大禁忌是養蠱——誰家只要在村子里被傳為養蠱(磋布習),議婚的人就望而卻步,即使經濟條件再好,本人再能干的,也不會被選擇為配偶。養蠱是一種見不得人的謊言,是誣陷欺負人的行為,也是過去缺醫少藥的人們不了解疾病原因,而根據疾病癥狀杜撰出來的偏見,所以養蠱多流傳在缺醫少藥的山區和邊遠山區。

      被納西族看重的另一個聯姻禁忌是屬相相克,即由十二生肖屬相的“相宜”、“相克”而派生的迷信婚姻觀(庫圖、沒圖)。

1、四種相生口訣為:
      付、盧、阿于各(鼠龍猴相生),
      恩、付、巖的各(牛鼠雞相聚),
      肯、老、惹的各(狗虎馬一窩),
      妥冷、補、于圖(兔豬羊一家),
2、六種相克口訣為:
      付、你惹沒圖(鼠馬不相宜),
      恩、你于沒圖(牛羊不相宜),
      阿于老沒圖(猴虎不相宜),
      妥冷巖沒圖(兔雞不相宜),
      盧你肯沒圖(龍狗不相宜),
      補你日沒圖(豬蛇不相宜),
 
      基于以上說法,過去有多少本可以成就一段美滿姻緣的癡情男女,成為了“屬相相克”這一人間悲劇的犧牲品!
      納西族的婚姻禁忌,還有:新娘出嫁接往新郎家的路上,不能回頭看望;女方父母不能給出嫁的女兒戴紗帕;婚期不能選擇在陰歷六月或十一月(陰歷六月俗稱鬼月,十一月被稱為為死者舉行超度儀式的月份);已婚婦女不能長期住回娘家;結婚要避開家人的屬相日;兩個接親隊伍不能相遇;孕婦不能進新房,岳父、長兄不能進新房;婚期一旦定下,不得輕易更改;婚宴中不能用豆芽和酸菜待客;新娘出門時不能讓狗吠叫,旁人不得言談喪事和禍事;新娘禁騎騾子、公馬、騸馬,禁忌這些不會生育的牲畜;孝男孝女在未給死者父母超度之前不能參加婚禮;新娘迎到男家,不經“除穢”儀式不得進入家中正房。  

      直到20世紀50年代,以上婚姻禁忌在納西族中廣為流行。20世紀50年代以后,直至現在,隨著婚姻的移風易俗、新事新辦,大多數禁忌已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六)

      與情感交集而行,與靈魂結伴而行——這應當說是納西族傳統婚俗的最大亮點和最大看點。

      古往今來的納西族婚姻家庭形態中,一般離婚率都很少,相反,配偶中有一人先離世而仍然從一而終的卻又不少。

      從過去新娘家大門上的“子之于歸”也可看出,納西族認為婆家才是女兒的本家,女兒出嫁就是回到自己的本家。

      從古至今納西族都最大化保留了婚姻家庭關系中許多好的禮俗和傳統,然而又不可否認在明代后受“男尊女卑”漢文化的影響,以及清代“改土歸流”以后對自由婚戀的沖擊,但祖母為大,母親為大,女性為大的傳統,仍在民間起著主導作用。

      祭天為大的民族秉性所孕育的崇尚天人合一,感恩天地自然,尊重祖先,堅持感恩報德、感恩從善的精神,值得繼續發揚廣大。

      納西族在處理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關系中倡導的“和合”、“活絡”這一傳統,一直成為也理當成為構建平等友愛、幸福和諧婚姻家庭關系中不可動搖的基石。

      尊重女性,維護女性權益,崇尚男女平等、互敬互愛,崇尚婦女勤勞賢惠美德,一直成為也理當成為納西族婚姻家庭中恪守不變的題中要義。

      有道是“有婚無禮不成婚禮”,有婚無禮的婚姻不足以立言立行、立德做人,那么禮而真,真而善,善而美的婚姻家庭關系,就一定是內外兼修、內外通達的理想形式、追求目標,就一定是對信奉“與靈魂結伴而行”這一理念的最好詮釋、自覺踐行——她是一棵本土多元文化沃土上長成的長青之樹,今后將變得更加枝繁葉茂、郁郁蔥蔥。

本文參考資料
1、《麗江納西族自治縣志》麗江納西族自治縣志編纂委員會,2001年版。
2、《世界文化遺產麗江古城志》和仕勇主編,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3、《納西族社會與婚姻形態》習煜華、丁立平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4、《納西婚禮與歌謠》楊國清主編、牛相奎譯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年版。
5、《納西族民俗通論》楊杰宏著,云南美術出版社,2007年版。
6、《神奇的納西東巴風情》牛耕勤譯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6年版。
 



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主辦
滇ICP備:17004648號
滇公網安備 53070202001194號
地址:云南麗江古城區大研街道學堂路57號

福彩快乐12选5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