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書館

我與茶馬古道

來源:周廷俊時間:2019-11-26 11:25:56

      今年五月,在“茶馬古道之旅——麗江古城民俗文化系列活動”中,久違了的馬幫又出現在了麗江古城。我看了一回又一回,情不自禁地跟著馬幫一次又一次去傾聽,每一聲馬蹄的聲音,都讓我感到親切,讓我觸景生情,勾起我對茶馬古道生活的一幕幕回憶。

      20世紀30年代,我家已是茶馬古道上小有名氣的“藏客”,在香格里拉(原中旬)縣城設有“恒德和”商號。1937年,才三歲的我就在母親背上,跟隨馬幫從麗江去中甸、進私塾開蒙,后來回麗江上學,寒暑兩假仍要回中甸復習,新中國成立后,1952年隨人民解放軍兵站做軍需工作,隨馬幫往返于東旺、鄉城、巴塘、理塘等地。我也記不清在茶馬古道上走了多少回。

      新中國成立前,我跟過“納西族藏客”的馬幫,也跟過藏族馬幫,但跟得最多的是藏族馬幫,因此對他們的飲食起居也就有更多的了解。

      從麗江到中甸有七個馬站,少不了打野露宿。晚餐往往要煮食火腿臘肉,但不像內地那樣切片吃,而是由“麥沾”(藏語,意為掌勺師傅)用手指頭按大分勻,切成砣分而食之,不論老幼貴賤都一視同仁。這種切砣的吃法,在現代人看來是很膩人的,但在茶馬古道,卻是趕馬人補充體能消耗的最好辦法之一。

      喝酥油茶的規矩則有所不同,一般是以職位和年齡尊卑為序,“麥沾”最后才喝,不興開口要,只要你別兜底喝光,留點“底”,“麥沾”就會又給你添滿,直到你喝飽。如果兜底喝光,就表明你不想再喝了。有的馬鍋頭喝酥油茶不止于此。他們不像其他人一樣隨口就喝,每喝一口都要用嘴輕輕地吹開漂在茶水上的酥油,所以等他喝飽時,碗底的茶水上仍有一層酥油。他就在留底的酥油茶中倒入一點青稞炒面,捏成糌粑喂他的坐騎,由此可以看出馬鍋頭對其坐騎是十分疼愛的。

      在馬幫生活中,茶余飯后,還常有一項藏語稱之為“少覺”(意為戲謔、打趣)的“活動”,大家可以海闊天空地神侃。

      這茶馬古道也把納西族和藏族連在了一起。藏族家庭中都有產自麗江的日用器皿,許多藏族同胞到過市場繁榮的麗江,他們稱麗江為“士妥”,意為黃金壩子;納西人則稱中甸為“滋敦”,說那里是“哈融施滋,吉哺諾提”(餓了吃肉、渴了喝奶)的好地方。

      在十幾年的馬幫生活中,我還結識了不少的趕馬人,其中就有一位中甸噶丹松贊林寺的“沖奔”(藏語:意為高官)。他常年奔波在茶馬古道,見多識廣。他曾談到納西、藏族兩個民族性格相仿,一樣地厚道直爽、語言也很接近,據說這兩個民族是一個媽媽生的,是同胞兄弟,茶馬古道也是兩個民族一起開辟的。納西族的木天王利用武力征服藏區后,曾向藏區移民,于是藏區也就有了許多納西族村落。但兩個民族一直和睦相處,還聯合組成馬幫進西藏、印度、尼泊爾經商。

      美麗的麗江,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向來就是一個茶馬古道重鎮。從南方北上的和從藏區南下的貨物,都在麗江中轉集散:20世紀40年代,每到春暖草長的三四月份,許許多多的馬幫便云集麗江。思茅、普洱和大理的餅茶、滬磚茶、牛心果茶、永北(永勝)的小盒紅糖、麗江、鶴慶的銅器、銀器、麗江的粉絲、粉皮、藏靴等等,都用蒙化(巍山)索捆好上馱,帶上火腿臘肉、麗江粑粑,相繼上路進西藏。

      騾子耐力好,經得起藏區漫長而艱難的行程,所以進藏馬幫,與其說是馬幫,不如說是騾幫。頭騾必須是騍騾,取它步子穩健,老騾識途。頭騾要系上一串最好的銅鈴鐺圍脖,套上染紅的牦牛尾,插上商號標志旗,神氣而又精神抖擻地走在隊伍最前面,二騾三騾也不弱,都是經過訓練的,它們也系上一串大鐵鈴鐺圍脖,也打扮得花枝招展。這些騾子的串串鈴聲可傳數里,豺狼虎豹也足以被它們嚇跑。其他的騾子也系上單鈴,以防在樹林中聲失。春夏之交,百草爭榮,馬幫一面趕路一面放牧,哪里有水草就在哪里歇腳,一般情況下,每天只走三十余里。有時為了趕到水草肥美的地方,也有趕路四五十里的。

      9月、10月,正當麗江大地一片金黃,忙著收獲的時節,進藏的馬幫也從西藏滿載而歸,騾背上馱來的,不僅有山貨藥材、毛皮等藏貨,還有從印度進口的匹條(布料)如華達呢、毛呢、咔嘰布、香煙、卷煙紙等等。這些貨物都在麗江下馱中轉,批發到省內各地。馬幫穿梭在古城的街巷網絡中,馬鍋頭們住進馬店后,忙著尋找牙傭(中介人)爭取貨物的及時成交,一時間,麗江古城成了商賈云集、熱鬧非常的“小上海”。



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主辦
滇ICP備:17004648號
滇公網安備 53070202001194號
地址:云南麗江古城區大研街道學堂路57號

福彩快乐12选5软件下载 上海快三开奖规则说明 北京快三全天多少期 国融资管 江苏11选5怎么玩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分布图 体彩排列五开奖好慢 竞彩二串一最稳玩法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山东福利彩票手机在线 江苏快三形态走势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