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書館

我在古城讀中學

來源:楊國清時間:2019-05-30 23:47:17


                      (一)
      麗江古城是我從小向往的地方。從我懂事以來,父親不斷地跟我講起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并鼓勵我考進這些地方的大學。但他講得最多的是“鞏本”(麗江),走一兩天路程即可到達的地方,他把這個地方說成非常熱鬧繁華,且非常美麗的地方。但在那個時候,到麗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們村子里許多女人們一生中到麗江次數是屈指可數的,甚至有的一輩子沒到過。小小年紀就多次到過麗江古城,在那個年代對邊遠農村小孩來講是值得慶幸的事情。
      我第一次到麗江古城,是1955年農歷七月騾馬交流會期間,那年我才八歲,父母給了我一次去麗江的機會,我喜出望外。那一天,我和父親、母親,還有村里的幾位親戚早早就起床了,我們從麗江縣九河鄉小阿昌村出發,到麗江有70多公里的路程。我們牽著兩匹帶駒的母馬上麗江,老老少少,跋山涉水,所以走了兩天。第一天住在拉市吉娜塢的馬店里,第二天下午才到達麗江。當時我父親與九河鄉的幾個熟人在古城見洛過(現云巷)開辦了“麗江縣九河甸頭木器社”。九河是木匠之鄉,父親年輕時走南闖北,在許多地方做過木匠,手藝精湛,加上建國初期國家政策還比較寬松,從1954年開始辦這個木器社。九河木匠的手藝是出名的,可與劍川木匠技術相媲美。這個木器社除了做家具、辦公桌椅等家什外,還可以做建房起屋等木活,所以生意興隆。這個木器社辦了多年,到1958年才歸并到縣的一個農具廠。七月交流會期間,又逢暑假,所以這以后我每年都有機會在麗江古城住上幾天,于是小小年紀對古城有了許多的記憶。麗江古城熱鬧非凡,穿著納西服飾及各民族服飾的人們摩肩接踵。房屋櫛比鱗次,街巷猶如蛛絲網狀,父親叮囑小孩不能亂跑,否則丟失回不來了。那幾年騾馬交流會場設在黑龍潭附近,騾馬成群、銅鈴叮當,賣草的小女孩來回叫賣。對黑龍潭的“古魯吉”印象極深,泉眼密布,豐沛的泉水滾滾滔滔流入古城。尤其叫我難忘的是每天清晨,家家戶戶打掃衛生、清掃街道,我們幾個小孩也常常參與其中。附近農村的菜農們早早進城,守護在廁所旁邊,爭先恐后地撿糞挑糞,清洗廁所,古城的廁所顯得特別干凈。
      真正在麗江古城生活那是1959年秋季到1965年秋季這段時期。讀麗江一中是我少年時的一個夢想。麗江一中創辦于清朝末期的1905年,是我省乃至全國最早創辦的西式中學堂之一。麗江一中從創辦開始就已成為古城的一個組成部分,也是古城文化的殿堂。我于1959年秋季考上麗江一中,當時沒有什么重點班、骨干班這類概念。九河的學生一般都要到麗江縣石鼓第四中學就讀,1959年是一個例外,這一年從麗江縣西部區域選拔前50名到麗江一中,我以最優異的成績選拔到麗江一中就讀。所以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中期,我在麗江古城整整生活了六年,在麗江一中讀完了初中和高中,直到1965年高中畢業考上部隊院校,才離開了古城,離開了麗江。所以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麗江古城的情況給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
      當時麗江古城仍然是商業中心,居民生活的中心,也是教育文化活動的中心。解放后,麗江很明智地離開古城開辟新區,即在獅子山北麓、雙石橋以西的區域辟為新大街。1951年開始建設,1953年建成當時標志性建筑——麗江專區人民大禮堂,它還兼有電影院的功能。此外還興建了一些商業服務設施,比如地縣百貨公司等。1957年后中共麗江地委、專署機關,麗江縣委、縣委機關、專區招待所等在新大街至?;鄞逡痪€選址新建,后來漸漸形成現在的?;勐?。在六十年代那些地方是農村,道路也是土路,并且離古城顯得很遙遠。雙石橋至民主廣場一線還相當空曠,人煙稀少。新大街一線那時也是沙石土路,至上世紀七十年代才建成混凝土路。所以新大街除了一些重大節慶活動外,人們往往集中在古城四方街一帶。
      在我讀中學的時候,1960年四方街中心廣場地皮鋪成混凝土。四方街上方科貢坊大門兩側河面上建有鋪面,四方街大概1500平方米左右。那時候四方廣場西面建有平房的鋪面,先后開設百貨公司、民貿公司、土雜合作商店,廣場四周還有郵電所、新華書店、銀行、理發店等服務網點。四方街中心是街市、賣蔬菜、肉食、豆腐、涼粉等土特產品。四方街被稱為天天街,所以還算熱鬧,但當時買東西都要憑票證,包括買水果糖、餅干等一些副食百貨商品都是困難的,賣水果的基本絕跡了。到1962年夏季,同學們說有一種不要票證的冰塊的糖,可以到汽車總站至氣象臺附近一帶等侯購買,其實那是冰棒,麗江從那時才開始制作冰棒。在郊區制作的冰棒還沒有進入古城就賣完了,而且所用的原料是糖精。

(二)
      我在一中就讀的這6年,是國家在改革開放前教育得到較快發展,學校教育教學秩序比較正常穩定,教育質量比較好的時期。1959年秋季麗江一中初中招收6個班,也是那時代麗江地區招收最多的一年,從初中52班至57班,我是52班的。1958年之前,麗江一中是在麗江專區13個縣范圍內招收學生,包括現在的迪慶州和怒江州。那時候學生對學校領導和教師是十分尊敬的,一開始入學,由副校長李楊銑主持學校工作,沒有校長,而且他從1950年開始主持多年了,但一直沒有被任命為校長。李校長是納西族,畢業于西南聯大師范學院,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在同學們心目中是很有學問的人。其他還有兩位副校長,很少在學校露面。李楊銑校長家庭出身不好,當時受到錯誤處理回到義尚農村,到“文革”期間又揪回學校進行批斗,迫害致死。1961年張為棟來當校長,還派了一位南下干部王貴軒來當后勤副校長,到我初中畢業的1962年秋季,黃河來當校長。這兩任校長都是云南地下黨員,資歷深,在解放初期任過縣長、縣委書記等職務,尤其黃校長在地區機關還是很有名的。當時地委還專門選派錢惠芝任學校黨支部專職副書記。學校領導班子在這個時期得到很大的加強。
      我們初中入學時教室就在著名的“八大教室”樓,這座磚木結構兩層樓房上下有八個教室,建筑宏偉,1936年建成,木材木質很好,上下層高有八尺,寬敞明亮。當時學校教育質量有名的,主要得益于學生們的奮發讀書,有一批高素質、有豐富教學經驗的老教師。當時大學畢業生全國統一分配,國家提倡支援邊疆建設,所以學校教師來自全國各地,如來自上海、重慶、成都、昆明、大理等地的,即使本地教師都是頗有名氣的,如語文老師楊受之先生,當時昆明師范學院幾次調他都沒有去。物理老師王學信、朱瓊芳,化學老師桑立政,俄語老師史伯維,生物老師楊集廷,語文老師蘭華增、數學老師張祖芬等等。經大躍進的折騰之后,這個時期學校以教育工作為中心,是學生平靜讀書,老師認真教課的一個時期,除了每年夏種或秋收到農村互助一段時間(一般20天至一個月)外,沒有受到很大的干擾。
      1959年秋季入學到1962年秋季初中畢業,這個時期國家正碰上三年自然災害,加上“左”的政策影響,大家生活艱難,是一個饑餓的年代。但是國家對當時的中學生應該說還是很照顧的,麗江一中學生戶口都轉為城市戶口,保證了每月27斤至30斤糧食定量,但由于油水太少,每月每人只供應二兩油,半斤至一斤肉,所以總覺得饑餓。吃飯的時候,大家不敢大口地吃,而是小心翼翼小口地吃,生怕幾口就吃完了,有時弄成飯團慢慢嚼吃。到節假日,附近一區壩和拉市壩等地同學回家了,把飯留下來,偶爾碰到這樣的好事,就高興得不得了。這個時期有幾件事情令我永遠難忘。一件是我們的一位體育老師,由于教體育課體力消耗大,肚子餓得快,有一天在街上撿到一張當時關門口紅旗飯店職工食堂的飯票,于是中午就到紅旗飯店去打飯,而飯店的職工大都是大研鎮本地人,大家都相互認識,見一個陌生人來打飯,很快報到派出所,把這位老師扣下,打電話到學校叫領導領回去,學校對他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另一件事情是學校一位牛高馬大的外語老師,每次吃飯都要提前幾分鐘,在盛湯的桶里撈點菜葉,有一天一位年輕生物老師也想撈點菜葉子,但外語老師的水平高,輕輕一勺菜葉子都撈完了,生物老師很失望也很生氣,于是引起了爭吵。第二天外語老師還寫出一份公開的大字報,這件事情在師生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也成為茶余飯后一個凄然的笑談。第三件事是我們班的一位同學下晚自習時,在八大教室前菜地里(花壇變成菜地種菜)順手拔了兩棵白菜,被下自習的同學發現大聲喊抓小偷,拔菜的同學撒腿就跑,其他同學追趕,這個同學終于被抓住了。在那個年代,拔兩棵白菜不是小問題了,小則是小偷小摸的行為,大則可作為階級斗爭的反映,當時同學們的思想都很純潔、很傳統,很鄙視不良行為。另外當時紀律嚴格,對這樣的事情也可以上綱上線,后來雖沒對這個同學進行處分,但迫于壓力,這位同學被迫離開了學校。當時雖然生活很艱難,但同學們的精神面貌不錯,積極進取、積極向上,大家都能忍耐,都能顧全大局、思想單純、體諒國家、始終堅信黨和人民政府是正確的。
      當時學校為了克服困難,每年秋天還要開展“小秋收”的活動,即學校集中幾天時間,以班為單位到附近山上開展“小秋收”活動,即采集野果、野菜,撿些柴火。比如把采集的火把果磨成面和在包谷面里。把包谷粑粑做得大一些,很受同學們的歡迎。學校還搞勤工儉學,養豬種菜,上山撿柴火等等。記得1962年底,學校殺一頭已喂養三年的大肥豬,重達300多公斤,每人分得一片大肥肉,當時大家高興得不得了,津津樂道地議論了一陣子,現在想起來,當時情景還記憶猶新。
 
 (三)
      那個年代大家即使日子過得很艱難,吃不飽飯,晚上蓋的被褥也很少,墊的主要是草席,但精神面貌不錯,“天雨流芳”,積極向上,刻苦讀書的風氣很好。老師同學親密無間,同學之間也保持了良好的關系,打架斗毆是有,但很少,大家也覺得這是很可恥的,同學的自尊自愛意識是很強的,而且很誠實。當時每天8節課,后兩節課大都是課外活動時間。早上六點半鐘起床到晚上10點鐘熄燈,大家都自覺上課,或到教室看書溫習功課。到了夏天,許多同學起得很早,到學校南邊的東壩子里看書,于是田野里,或朗朗的讀書聲,或田邊地角埋頭看書的身影,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在那個年代,布置的作業不算多,就業的壓力沒有現在大,考不上一般都要回到農村,大家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當時的初中畢業、高中畢業生大多數都可以在城里找到工作,比如我們這一屆,1965年沒有考上大學的同學們都分配了工作。當時學生刻苦讀書,讀書成才、報效國家是麗江一個優良傳統,大家有很好的自覺精神。從麗江一中考上名牌大學、走出大山、闖蕩世界,做出一凡業績的人不少,麗江一中在歷史上是出了一批一流人才的。當時國家計劃招收大學生的數量很小,但麗江一中的升學率是很高的。麗江一中當時以納西族學生為主,比較偏向數理化,在這方面學有所成,對國家貢獻大的人才比較多。但是愛好民族文化、愛好藝術也是麗江人的一個天性,客觀上講,這也是長期的歷史文化積淀所形成的民族特色。以我們初52班為例,當時有一批愛好文學、愛好美術的同學。僅僅從愛好美術的5位同學情況看,在他們步入中老年以后,在美術方面都有造詣,其中兩位成為著名的美術家。我們高24班的同學中,也有一批文學的愛好者,我也算是其中之一。我從小學開始就閱讀一些文學作品,到了中學,我和一些同學就不滿足于課堂和課本的知識,而是廣泛涉獵歷史文化和文學作品,甚至對文學作品品頭論足,不時進行討論,因而對后來個人的發展奠定了較好的基礎。比如我的一位很真誠的同學和朋友,白馬龍潭吾呂肯村人,大學畢業后在晉中大地工作多年,形象思維很活躍,寫出了不拘一格很別致的新詩和電影劇本,并在全國獲獎。也有研究民族文化,愛好民族傳統中醫藥和電影文學創作的同學。還有幾位同學在步入壯年之后,從事納西古樂的演奏和研究,悠然自得,成為納西古樂保護傳承的骨干力量。
 
(四)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中期,是麗江古城民族文化活動比較活躍的時期,納西族東巴文化經典得到較好的搶救和保護,這個情況當時是一種罕見的現象。而這個情況與當時的麗江縣委書記徐振康有關,徐是云南云縣人,畢業于云南大學外語系,1948年參加民青,1949年5月入黨,在大學時代是云大外語系地下黨的負責人,轉入邊縱七支隊后很快升任為邊縱七支隊35團政治處主任。1959年9月至1965年8月,徐振康任麗江縣委書記。據他的夫人王潤裳的回憶,徐對納西族悠久歷史文化大為驚嘆,被深深折服。他在麗江縣圖書館珍藏的善本中發現了由美籍奧地利人洛克所著的《中國西南的古納西王國》(英文版)一書,在仔細閱讀之后,深感西方人尚且如此重視納西歷史文化,作為麗江縣的領導,對保護弘揚民族文化責無旁貸。于是撥出???、組織力量對東巴文化進行搶救、保護、整理。從北京中央民族學院聘請東巴文化專家周汝誠先生回麗江縣擔任文化館館長,還聘請和芳等一批老東巴、專家學者、文化干部,組成翻譯整理小組,從事東巴經的收集、整理、翻譯工作。那個時期先后在麗江各地收集了五千余卷東巴古籍、東巴法器、東巴畫等珍貴文物,用國際音標注音翻譯整理后印刷了22種東巴經,為改革開放之后東巴文化申報世界記憶遺產和進行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徐振康還支持其他民族文化的傳承和弘揚,所以這個時期,每逢節假日麗江古城的民族文化活動十分活躍。附近農村的“胖金若”、“胖金美”進到城里,集中在四方街開展民族歌舞打跳活動,形成了內容多樣,形式各異的風格,有阿麗哩、谷氣、阿默達等等。當時“打勞麗”這種民族打跳形式十分流行,在四方街圍著熊熊燃燒的篝火,年輕的胖金若、胖金美跳得熱火朝天。麗江一中的同學大多來自農村,對這些民族打跳形式十分熟悉,許多人已長大成為“胖金美”、“胖金若”,所以在節假日許多人都參與其中。這樣的夜晚,對青年男女來講是談戀愛找對象的大好時機,青年男女歡樂的笑聲和倩影在古城飄蕩。納西族“胖金美”熱情大方,開朗活潑、無拘無束、甚至略帶一點野性,與“胖金若”大方交往。在四方街的周邊,或小橋流水的河邊上、戀人們一對對、一雙雙,或站著、或者坐著、或相擁著、摟著,或大聲談笑、或竊竊私語,麗江古城充滿了歡樂浪漫的氣息。我們學校稍稍年輕的中學生們有的很頑皮,有時喜歡去捉弄這些戀人。有的把一對對忘情戀人的七星披肩上的裝飾線栓在小伙子的衣角上,起來時讓他出洋相,或者突然間把兩人推成一堆,然后很快逃之夭夭。每逢節假日同學們進到四方街一帶,男同學往往要結伴而行,如果男同學單獨行動,還會遭到“胖金美”的欺負。“胖金美”往往穿著民族服飾,披著納西七星羊皮,很神氣地走在古城的街道上,七八個人一排手挽手行進,碰到老人們自然很規矩地讓路,但遇到只有一兩個“胖金若”就不會讓路了,往往左右圍堵,出你的洋相,而且姑娘們始終開心歡樂地哈哈大笑。如果你要硬闖,那么她們還會把你四個手腳抬起搞惡作劇,按照納西族的規矩,碰到這樣的事情,“胖金若”即小伙子絕不能與“胖金美”發脾氣的,如果那樣就太沒有雅量了,會被人笑的。
      看露天電影是那個年代非常流行的事情。那個時候每年出的新電影片不多,文化娛樂單調,所以說每部電影都會受到歡迎。買票到電影院看電影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雖然票價只是一角伍分到二角錢,但對當年學生來講也是很大的負擔了。所以同學們經常打聽放映露天電影的消息,即使路途較遠,也有同學前往觀看。有幾年在麗江一中召開麗江縣三級干部會議,于是學校會變得熱鬧起來,有時在學校足球場連續放映兩場電影,對同學們來講那是很難得的文化藝術的享受了。當時的地區電影院小院子里常常放露天電影,票價一角錢,如果碰到這種情況,我們同村的幾個同學往往不會放過這種機會。每到星期天,同學們外出到黑龍潭是首選之一。當時黑龍潭公園經常開展畫展、書法展等,加之黑龍潭景色迷人,節假日都要去轉一圈。當時的地縣圖書館、閱覽室也在里邊,到閱覽室看書也是我個人最大的愛好之一。
 
(五)
      在讀初中的時期還有幾件事情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件是1962年9月的一天上午,我們在學校聽到一個驚人的消息,黑龍潭三層的得月樓被火燒了。我和幾位同學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黑龍潭,這時火已燒熄,但一片狼藉,剩下的只是基座和已燒焦的的幾節殘柱,來看現場的人很多,大家議論紛紛,感到非常的震驚和可惜。當時說的是六區那邊一對殉情者與得月樓同歸于盡了,這對殉情者的行為受到社會輿論極大的譴責。因為按照納西族的規矩,殉情是一種叫人同情的行為,是追求美好理想、美好境界的行為,絕對不能給他人與社會帶來傷害。但這對殉情者給麗江帶來的傷害和損失真的是太大了。黑龍潭內的得月樓毀了,這對麗江人心靈上是很大的創傷,對當時的縣委政府也是一次驚動。這件事情引起了縣委書記徐振康的重視,經研究,麗江縣政府很快拔出??钪亟ǖ迷聵?。并請來麗江搞土木建筑的大木匠和藝術匠人進行重建,其建筑設計,彩繪藝術等都達到了較高的水準。聽說徐振康還通過省文聯主席徐家瑞以及周汝誠先生,請我國著名文化大家郭沫若先生為得月樓題寫楹聯。其一是毛主席的詩詞集句:“春風楊柳萬千條,風景這邊獨好;飛起玉龍三百萬,江山如此多嬌”。其二是一副對聯:“龍潭倒映十三峰,潛龍在天,飛龍在地;玉水縱橫半里許,墨玉為體,蒼玉為神”。郭沫若先生沒有到過麗江,僅憑照片和文字資料,但畢竟是文化大家,信手拈來,兩幅對聯出神入化,既貼切,又有氣勢,為麗江黑龍潭增添了光彩。
      第二件事情是上世紀六十年代麗江籃球足球運動盛況空前,非常普及,也是那個年代最受老百姓喜愛的活動之一。在麗江縣委政府及徐振康的關心支持下,組建了由納西族青年組成的男女籃球隊,并讓他們在縣委的工作聯系點良種畜牧場里,半天勞動、半天訓練,成為專業性質的籃球隊。球隊男女隊員身材高挑、球藝精湛,男女老少都喜歡觀看他們的比賽。凡逢比賽,人潮如涌,這支男女球隊打遍了滇西北和云南,在省外也稍有名氣。除了上述球隊外,麗江軍分區籃球隊和公安民警大隊籃球隊也很兇悍、球藝很高。我還記得1962年秋天在大禮堂前的一次大賽,人潮涌動,喊叫聲此起彼伏,兩支球隊多次交過鋒,水平不相上下,所以雙方都不甘示弱,打得很激烈,難解難分。我們學校的體育老師當裁判,他的一次犯規判決軍分區球隊不服,加上比賽快要結束,分區隊員快要投籃時,時間到的哨子吹響了,分區隊以一分之差敗北,分區球隊認為裁判提前吹了哨子,雙方在球場上引起了很大的爭執,個別人甚至出了手,最后不歡而散,輿論嘩然。我們同學中對這件事情也爭論不休,有的支持軍分區隊,有的支持公安民警隊。這件事情在街頭巷尾和一中學生中議論了好一陣子,成為當時的熱門話題。麗江一中也有不錯的男女籃球隊,尤其是足球隊很出名,當時學校的足球場也是麗江為數不多的足球場之一。有一次我們學校足球隊與麗江工交足球隊比賽,踢得很激烈,黃河校長雖然精精瘦瘦,但也很喜歡踢足球。在這次比賽中他被對手的一位青年隊員撞翻在地爬不起來,被學校教導處木主任大聲訓斥這個隊員,可黃校長很快被人扶起來后,說這種事情在足球場上是難免的,不要過多地指責人家,顯示出他的寬容大度,至今我還記得當時這些場景的細節。
      第三件事情是攀登玉龍雪山。1962年夏天學校組織師生開展遠足,攀登玉龍雪山。當時沒有“旅游”這個詞,而普遍叫做“遠足”或“踏青”。當時物質條件很差,但到了春天和秋天,學校還要組織到附近去遠足、踏青。這一年夏天、學校組織師生攀登玉龍雪山,事先進行了嚴密的組織,攀登玉龍山沒有明確的高度目標,能爬多少算多少,而且請玉湖村的老鄉帶路,山上沿途還有人負責安全和救助。對初中部的要求不高,當時由于條件有限,同學們都是步行從古城到白沙玉湖的,我們步行到玉柱擎天附近時已臨近中午,大家吃點干糧,熱情高漲繼續向上攀登,多數人爬到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也有不少高年級的同學越過螞蝗壩,上到四千多米的地方?;貋磉€砍來了竹子,有的帶回了奇花異草。這次登山活動雖然人數眾多,但沒有出任何的事故,很順利、很安全。不怕艱難困苦,勇于攀登高峰的精神,以及對玉龍雪山的敬畏和熱愛之情,在我們這代青年人心中扎下了根。
 
(六)
      談到麗江,父親總要說到黑龍潭的“古魯吉”,所以黑龍潭的泉水,我從小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四處涌流的清泉和這潭綠水是麗江最引以為自豪的資源,也是古城的血脈和靈氣所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麗江,黑龍潭、白馬龍潭的水源十分豐富、泉眼多、流量大。從黑龍潭流來的玉河水,進入古城走街串巷,水是那樣透明清澈,河道里的水草是那樣的翠綠,而且河道都是滿蕩蕩的,水流湍急。古城的居民和行人很自覺地愛水、護水,沒有人向河道里亂扔垃圾,小娃娃也不會向河里撒尿,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人們相信一定會遭到老天爺的報應,會生瘡得爛病的。那些年麗江古城的居民、除了喝各街巷三眼井的水外,玉河水是作為飲用水的,許多居民早晚要從河里挑水。洗衣物那是下午的事情,大家都很自覺,往往打上水到附近去洗。當然新城區的一些單位則是打井解決飲用水的。麗江古城以及新城區直到1965年才開始用自來水,建設自來水廠,而且較長一段時間是用水泵抽黑龍潭泉水供應居民和新城區機關單位的。
      麗江一中位于古城的東南邊,玉河水沿著古城東岔河一直流過學校的大門口。那個年代學校大門的河邊用大石碑做成若干個洗衣的平臺。河水流到這里仍然很干凈,嘩嘩流水,日夜奔流,流量不小。每逢星期六下午或星期天,許多同學都要在這里漿洗衣服。當時的學生大家都穿著補丁的衣服。大多數的同學一般也只有一套換洗的襯衣和外衣,但大家還是把它漿洗得干干凈凈,洗好后,有破損處還要去縫補。當時古城里的裁縫店主要活計是補衣服,做新衣服只有很少的活路。
      在我高中快要畢業的前兩年,整個社會強調階級斗爭的調門越來越高,階級斗爭的弦繃得越來越緊。報刊上已經出現許多大批判文章,重點是批判文學作品和電影作品。記得在1965年春天的時候,由于受到大的政治氣候的影響。麗江一中開展了一場全校性批判高中物理王老師的活動,批判其“資產階級反動思想和生活方式”對青少年的毒害。他的日記和詩歌成為批判的靶子,他的一首抒發愛情和描寫長江第一灣景色的詩歌成為一個代表。全校師生寫出了鋪天蓋地的大小字報。我也和所有同學一樣寫出了批判文章,當時大家都真以為這樣做是“革命行為”和思想進步的表現。至今我還記得,對王老師描寫長江第一灣柳林風景的一句“萬綠叢中一點紅”被上綱上線為影射和抹黑社會主義,說“社會主義江山一片紅,哪里只有一點紅”云云。我的一位九河的同班同學和朋友,對報刊批判太平天國將領李秀成是大叛徒提出反對意見,并在同學中發表其觀點,被班主任找去談話,讓他謹言慎行,不要隨意發表意見。培養革命事業接班人是當時國家提出的一件大事,也是學校的一項重大任務。當時學校里的青年學生革命熱情高漲,記得1965年上半年,我們高24班一批同學與青年教師在校團委的指導下,排演了一場四幕話劇《年青的一代》,也體現了上述的主題,演出盛況空前,成為當時學校文化活動的一件盛事。
      我在麗江一中就讀的這六年,由于家庭困難,一家八口,只有父母兩個勞動力,加上我們家階級成分是貧農,所以經提出申請,學校每個月給予四至五元的人民助學金。這是比較高的補助標準了,當時學?;锸硺藴屎艿?,每月就六塊左右的伙食費,因此幾塊錢的助學金已起到很大的作用了。所以對國家我永遠懷著感恩的情懷。在我們高中畢業前的幾個月,學校組織相關人員對重點畢業生的家庭情況進行了全面考察了解,我的家鄉也派人去了。在那個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里,家庭出身和基層貧下中農的意見很重要的。我個人家庭出身是貧農,祖上幾代人沒有任何歷史問題,我在高中時又加入了共青團組織,學習成績也還不錯,所以學校政治鑒定評語很好。學校辦公室的王老師在高考前還找我談話進行鼓勵,說我已被列入可以報考國家機密專業或軍隊院校的名單。畢業后我如愿以償考入了部隊院校。
      我于1965年秋高中畢業后離開了古城,畢業后一直留在部隊,1981年10月才轉業回到家鄉。在部隊的16年期間,若干年才回一次家,但心里總是牽掛著古城,牽掛著家鄉的一切,還經常注意打探家鄉的情況。在“文革”期間的1971年秋季的一天,我出差在重慶偶然碰到梅建然老師,他們也是出來搞外調的。在異鄉相逢,我們喜出望外,梅老師談到古城的忠義坊已被毀,還講到上海知青在麗江的故事,尤其他談到母校的情況,談到老師們的命運,使我非常的震驚和悲痛。幾個我熟悉和尊敬的老師在“文革”這場劫難中慘遭迫害,非常悲慘地死去。包括李楊銑校長、楊受之老師、楊績庭老師、李宏燦老師,李澤生老師、錢惠芝書記等,連打鐘的工人阿八叔都未能幸免,其他許多老師則離開了麗江一中。這是我永遠難以忘卻的事情。好在黨的三中全會后他們已得到平反昭雪,歷史對他們做出了公正的
結論。



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主辦
滇ICP備:17004648號
滇公網安備 53070202001194號
地址:云南麗江古城區大研街道學堂路57號

福彩快乐12选5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