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和冬月:此生為歌終不悔

來源:麗江文化周刊時間:2017-06-05 00:13:44

(雙惠)每天晚上,當和冬月在位于麗江古城的東巴宮演唱著“谷氣”調,用納西民歌特有的形式向中外游客介紹著麗江的風景、民風民俗時,客人們不僅被她悠長、圓潤、婉轉的歌喉吸引,也對納西族的民族文化、民風民俗有了更多的了解,并陶醉其中。此時的和冬月也深深沉醉于她所演唱的民歌中,她的靈魂已經與歌聲融為一體。

五六歲時,和冬月就會跟隨著父母或廣播里的歌聲,情不自禁地哼唱“阿麗麗”的旋律,上小學一年級時,上午下課鈴一響,她就獨自一人奔跑出學校,為的是能夠盡快趕到集體食堂,聽廣播里納西女藝人和順良的“谷氣”調,盡管“谷氣”的內容對幼小的她來說遙遠而無法理解,但她就是喜歡蹲在有線廣播下聽女藝人悠揚婉轉的歌聲。

這些發生上世紀 50年代中期的事,對如今已年過花甲的和冬月來說仿佛是發生在昨天。在此后的半個多世紀里,不論身處何方,和冬月對源自納西民間的“阿麗麗”“谷氣調”“烏默達”的喜愛程度絲毫未減,對這些民歌學習探索的熱情絲毫未減,她的歌喉也越來越動聽,如百靈鳥般婉轉、如蜂蜜般香甜,成為深受城鄉納西民眾喜愛的民歌手。

耳濡目染和冬月出生在古城區金山鄉宏文村(納西語稱烏洛科),父母都喜歡演唱納西民歌,父親還喜愛演奏樂器,閑暇時用大雁骨制作類似笛子的樂器,用馬尾等制作中胡。從小耳濡目染,使和冬月對納西民歌有著濃厚的興趣,那些熟悉動聽的旋律總會在她的心中盤旋,慢慢地也會在不經意間哼唱出來。

上小學時,農忙時期跟隨大人到田里勞作,她留心聽大人們邊勞動邊即興演唱,發現唱得好的人,她悄悄地跟在后面,邊聽邊學。“當時村子里有一個從金山貴鋒嫁過來的和學美大媽,“谷氣調”、“阿麗麗”都唱得特別好,我和她分在一個生產組,在田里、在山上我都跟在她身后,悄悄地聽、慢慢地學。”“當時廣播里經常會播放納西民歌手和順良的“谷氣”,她那悠遠揚婉轉的歌聲對于年少的我來說確實是一種極為快樂的享受。”對于四五十年前的事,和冬月仍然記憶猶新。

14歲左右,小學畢業后在家務農的和冬月對納西民歌的喜愛已經到了如醉如癡的地步,她常常會一個人跑到空曠的田野中盡情地演唱,在上山找柴、松毛的途中也會與伙伴們一起放聲高唱。在上世紀 60年代,雖然物質和精神生活十分貧乏,但是有納西民歌相伴的日子在和冬月及伙伴們來說卻是簡單而快樂的。這些表達心聲、婉轉動聽的民歌不僅在農閑時唱,在繁重的勞作之中也成為放松身心的一種極好的方式。

為歌而狂“不久,‘文革’開始,‘阿麗麗’、‘谷氣調’、‘烏默達’都不準唱了,”和冬月回憶起那段日子時說:“不唱歌的日子很難受的。” 1970年,和冬月結婚后來到城里生活,成為原麗江縣五金廠的一名工人,在車間里,伴隨著機器聲和做工時敲打聲,“阿麗麗”、“谷氣調”、“烏默達”的調子會不經意地哼唱出來,一旁的年輕人會好奇地問她在唱什么。

1980年之后,曾經被禁唱的納西民歌又可以唱了,一時間,在黑龍潭、紅太陽廣場,很多民間藝人從四面八方趕來跳“阿麗麗”、唱 “谷氣調”、“烏默達”。已經為人母的和冬月又可以放聲歌唱了。一次,在黑龍潭公園里,被稱為“白沙歌王”的老藝人的歌聲吸引了眾多的聽眾圍觀,和冬月也在其中,聽著聽著,和冬月不由自主地與老歌王對起歌來,優美動聽的歌聲引起了老人的注意,他對和冬月說:“ 年輕人,你歌唱得好,而且有膽量與我對唱,是個可樹之材,一定要繼續努力,將納西民歌傳承下去。”令和冬月印象深刻的是,在那一天里,她的父母也同時在黑龍潭公園的不同地方與不同的人對唱納西民歌。

上世紀 80年代中期,政府開始重視民間文化的保護和整理工作,用納西拼音文字搶救、整理出版了一系列納西民歌,和冬月通過各種渠道收集了有關納西民族的所有書籍,并根據自己的理解開始用“谷氣”調演唱,其中的《蜂花相會》,以豐沛的感情、圓潤的唱腔和婉轉動聽的歌喉,深受城鄉納西民眾的喜愛。這首歌在上世紀 90年代錄制成磁帶后,供不應求,一再翻錄。有一年春節前,因在市場買不到磁帶,有的聽眾還找到和冬月家里。在一次歌會上,有一個納西大媽對和冬月講述說,她 92歲高齡的婆婆一直喜歡聽和冬月的歌,臨終前幾天,想聽《蜂花相會》,家人買來磁帶后,老人家連續聽了 3天后去世了,去世前,老人家說,聽到和冬月的《蜂花相會》滿足了,但遺憾的是沒有見到和冬月本人。

四處求學刻苦鉆研和冬月的歌聲受到了聽眾的喜愛,婉轉動人的歌聲雖然說有家庭耳濡目染的薰陶,但是,與和冬月的執著和努力是分不開的。

“谷氣”調演唱的歌詞很多都是根據演唱時的場景即興發揮,這就需要演唱者具備一定的創作能力。而創作的源泉又與演唱者本人對演唱技巧的掌握和民族文化的積累密切相關。為此,和冬月利用一切機會學習和鉆研。

除年輕時想盡一切辦法與身邊的人學習外,在此后的漫長歲月里,她抓住一切機會持之以恒地學習琢磨,不間斷地學習本民族的文化,從中汲取營養進行創作加工,成就了自己獨特的歌喉和演唱技巧。

“納西民歌演唱不僅需要有甜美圓潤的聲音和演唱技巧,還要有納西民族文化知識,了解和掌握納西民間諺語、民間傳說等。”和冬月說,這些傳統的知識和技巧并不是可以在哪一本書里可以現成地找到,它們如同散落在各地在珍珠,需要我們留心傾聽、觀察、發現。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與人交談還是參加演唱,當聽到一句好的納西民間諺語,想到一句對仗的歌詞時,她都會記下來,回家之后請丈夫抄寫在筆記本上。

為了解和掌握更多的演唱方法和技巧,收集更多的納西民間諺語、俗語,從上世紀 90年代中期開始,和冬月辭去工廠的工作打聽周圍的民間藝人,帶著錄音機登門拜訪學習。在龍蟠鄉的民間藝人和成典家,她學習了納西民歌傳統調的唱法,在九河鄉白漢場的阿銀花大媽家,她向阿銀花大媽學習口弦彈唱技巧,在太安鄉、寶山石頭城、石鼓、迪慶州白地,都留下她的身影和歌喉。常常,當她打聽到某一位藝人的住所之后,買了一張班車票就出發了,如果路途遙遠,她就留宿在藝人家里。

對藝術的熱愛使和冬月和每一位藝人有著更多的共同語言,登門學習的過程就成為一種十分難得的相互交流和探討的機會。在太安鄉民間藝人和國堅家里,和冬月的登門拜訪使和國堅十分驚喜。他說,和冬月演唱的《蜂花相會》是他最喜歡聽的歌,他聽了 8年,磁帶都聽壞了。“但是,現在會唱民歌的人越來越少了,喜歡聽的人也變少了。”對此,和冬月也深有同感。和國堅是一位民歌手,和冬月很喜歡他的歌喉和演唱技巧,這次拜訪促成倆人共同演唱了《玉龍山情歌》。

和冬月認為,“納西族的很多諺語、傳說、文化都深藏在東巴經書中。”為了對納西族的民族文化有更多的了解,在上世紀 90年代,和冬月曾向來自大東鄉的大東巴和士誠、鳴音的和即貴東巴學習過東巴文化,了解、熟悉了東巴經中《魯般魯饒》的內容后,以“谷氣”的形式演唱《魯般魯饒》,錄制成磁帶。

1997年,和冬月成為云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 2003年,成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今年,成為麗江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 2010年 4月,被古城區委、區政府表彰為 2009年古城區宣傳思想文化工作中表現突出的先進個人。

傳統文化一定要傳承下去和冬月在東巴宮演唱納西民歌、彈唱口弦有多年了,期間,她獨具民族風味的演唱吸引了眾多的游客,使很多中外游客了解納西民歌、領略納西文化風情。有不少外國游客聽了她的演唱之后,幾經周折找到她學習口弦的彈唱方法,了解更多的民族文化和民歌演唱知識??墒?,卻很少有本土的年輕人找到她,向她請教學習。這讓和冬月很擔心,“‘阿麗麗’、‘谷氣’、‘烏默達’都是納西族民間藝術的精華和代表,需要我們一代代傳承下去,可是,現在的年輕人卻很不愛唱,很不愛學了。我們這代人已是年過花甲的人了,我真擔心我們的民間藝術會后繼無人。”在交談中,和冬月多次提到這個問題。

“傳統文化不能丟,一定要傳承下去。”基于有著這樣的考慮, 8年前,和冬月在古城區婦聯和云南省婦聯協助開辦的金山鄉東元民族文化傳承項目點,每個月兩次為當地婦女免費傳授納西民歌演唱方法和技巧,傳授納西諺語、俗語等。在玉水寨演出期間,她帶領周圍的年輕人,演唱“阿麗麗”、“谷氣調”、“烏默達”等納西民歌,彈唱口弦,并將經驗傳授給年輕人。在她的帶動和傳授下,有不少的年輕人學習納西民歌的演唱技巧,有的已經能夠單獨登臺演唱了,對此,和冬月深感欣慰,她說,如果有更多的農村婦女對納西民歌感興趣、愿意學就好了。“隨著年齡的增大,我的精力和歌喉不比過去了,我愿意將所知所長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年輕人。”



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主辦
滇ICP備:17004648號
滇公網安備 53070202001194號
地址:云南麗江古城區大研街道學堂路57號

福彩快乐12选5软件下载